【观点】利物浦或被世界遗产除名埃弗顿罪大恶极

(作者系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任职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2月23日,埃弗顿官方宣布:该俱乐部在利物浦布拉姆利-摩尔码头,建造可容纳52888名观众新球场的计划,已经得到利物浦市议会的批准。

作为世界遗产领域的专业工作者,笔者可以毫不掩饰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立场和判断——、短视。

“利物浦海上商城”200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它的突出普遍价值是“见证了18世纪至19世纪世界主要贸易中心的发展历程”。

利物浦市这些年在北部港口进行的 “利物浦水岸”(Liverpool Waters)的建设开发项目,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看来,会在视觉上把各个船坞区域分割开来,海上商城的天际线及轮廓将因此遭到改变。因此利物浦在2012年被列入了《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利物浦海上商城”遗产区内进行的“利物浦水岸”建设开发项目(红线范围内),由于对遗产突出普遍价值带来破坏,引发世界遗产中心关注,并将其列入“濒危名录”。

米卢曾经说过:态度决定一切。利物浦的最大问题,不仅是这个水岸项目本身,更重要的是没有对这件事拿出一个应有的态度。英国并没有采取让世界遗产委员会满意的挽救措施。因此,在2019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决议明确指出,如果再不能采取有效措施,下一届大会上, “利物浦海上商城”将很大可能被除名。

去年因为疫情原因,大会不得不推迟,也给了利物浦一个喘息之机。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该市并没有及时补救,反而变本加厉。埃弗顿在布拉姆利-摩尔码头规划新球场的行为,简直就像一个恶棍面对众人好言相劝,不仅不收敛,反而更加挑衅。

搜索布拉姆利-摩尔码头(Bramley Moore Docks)可以发现,埃弗顿新球场并非位于利物浦的缓冲区,而是就在遗产区之内。类比一下,这就相当于在长城墙体上修个旅馆,在故宫围墙内盖个饭店,在兵马俑坑里头造个游乐场一样,不仅是违背了《世界遗产公约》,而且相当于对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进行公然挑衅。

新球场选址Bramley Moore Docks位置,经比较,应位于遗产区内。

当年的申遗文本中,明确指出Bramley Moore Dock是重要的遗产构成要素。

世界遗产被除名是有先例的,第一个被《世界遗产名录》除名的项目是德国德累斯顿的易北河谷文化景观,当时的原因是修建了一座横跨易北河的现代式大桥,破坏了遗产的景观。第二个被除名的文化遗产,会不会是利物浦呢?

利物浦海上商城的问题,也给我们中国世界遗产地以提醒。世界遗产区域里和周边的大规模的城市开发项目,必须遵循《世界遗产公约操作指南》的要求,不破坏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更为重要的是,世界遗产中心不会在破坏行为既成事实之后再采取行动,而是在项目还处于规划方案时期便关注并开展监测。因此,国内的遗产地不应存有侥幸心理,而要严格按照世界遗产的精神,避免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

利物浦市长是埃弗顿球迷,在利物浦海事商城已经濒危多年、眼看就要除名的当口,在遗产区里批准了这样一个超大型建设项目。如果利物浦因此被世界遗产除名,埃弗顿的举动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